admin 发表于 2011-5-10 15:40:54

又值一年清明时——甘少华


    “日薄花房绽,风和麦浪轻,夜来微雨洗郊桐,正是一年春好近清明”,春天在清明之前,尚是一片荒芜,也尚是一个温柔的悬念。

    北国的春天,总是姗姗来迟,昨日,还是一株老树的披琼挂玉,还是漫天春雪的迎风曼舞,也还是万物蛰伏的沉寂与安宁,但是,临近清明,风也柔了,天也暖了,那一季冰冷的河,开始悄然解冻,流淌出封存了一个季节的幽幽情思,山的线条也开始变得柔和,那满山绚烂的野草花,欢欢喜喜地嬉闹着,惊醒了盲人的眼。

    清明,是一个诗歌的节,这一天,我们都是文采的歌者,峨冠博带,翩然如神,以《诗经》的喉;以《楚辞》的韵;以秦文汉赋的风骨;以唐诗、宋词的格律,伴着那秦的罄、汉的鼓,泛舟而上,寻找桥山翠柏的炎黄血脉,寻找华夏文明的钟灵毓秀,寻找我们湮没在历史的尘烟里的,迷失掉的根脉与魂魄。

     清明,是一个思念的节,这一天,我们手持着香烛,去那荠麦青青、芳草葳蕤的郊外,辨认那残破的墓碑,寻找着故人们的魂魄,撒一行清泪,烧一串纸钱,那随风远去漫天的烟灰,祭奠的是我们温暖而又易碎的流年;那盛开在彼岸的曼珠沙华,是逝者的期待与凝眸,于是哀思凝为坚强,那泪水洗濯过的灵魂,在尘世的喧嚣里,涅槃重生。

    清明,是一个生命的节,一场薄如蝉翼的清明雨,早已淅淅沥沥的下起来了,红了樱桃,绿了芭蕉。那陌上的小桃树,浅笑嫣然,眸里水含烟;那湖畔的碧柳,新妆初成,“一树春风千万枝,嫩如金色软于丝”,还有那娇憨的杏花呢,还有那馥郁的丁香呢,还有那猗猗而生的岸芷汀兰呢……那朴朴的花香,迷了蜂儿,醉倒了蝴蝶。

    清明,更是一个踏青的节,是人与自然的对话与和解。这一天,打开门扉,一个春天的清朗明快都活泼泼地跳入眼底,做着活计的大娘们摘下老花镜,找个伴儿家常里短地拉话去了;农人和诗人们趁着谷雨播种耕田了;小孩子们雀跃着嬉闹着拿着纸鸢出门了;大姑娘们穿起最靓丽的衣衫去荡秋千了;热气腾腾的青果出笼了,柳笛声也响起来了,满眼都是希望,满眼都是好年景儿的期盼,期盼盛世清明,期盼长乐未央。

    好一个清楚明朗的清明天呐!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又值一年清明时——甘少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