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发表于 2011-3-25 11:10:02

校园杏树——赵润会

   三月烂漫的杏花让我痴狂,让我怀想,让我心热烈而又宁静,存起好多美好的意趣,欢乐在料峭的春天。洗去了旧年一直压抑在心底里的种种不快,在瑟瑟里释怀,轻松而且微笑起来。
   校园的花朵,再烂漫也烂漫不过今年三月的杏花。原先在细雨里繁华的梅花,虽一树的开放,葱簇于树枝梢头,可是显得那样的单薄,而且浅烂,不能让人紧缩的心灵忽然的舒活过来,可是这杏花,则在二月初的含苞孕育里,至今日,在三月即将走完的末尾,忽然的满树满枝的开放起来了,艳艳一片,灿灿一树,新生的枝桠,粉红色的花朵一个个的拥挤开放,咋开的,尽放的,极妍极妍而又极淡极淡,粉粉嫩嫩,妖妖烨烨。
让心在三月料峭的微风里忽然的就兴奋活络起来,面对着开放正盛的花朵,微笑不由自主的洋溢,欢喜心充实在心底,让心一下子变得温暖和温情起来,虽不至于心花怒放,也是满满的欢喜填胸了。
这杏树的景致,我是不曾看见过的,唯有今年的三月的校园,让我觉得了可爱与生机。日日的在四围漫步,日日的麻木,不太在乎这一切的变化,觉这一切的变化,与己好像没有多大的意思,年年如此,日日也如此,不会有大的改观,让我健忘和随意,因过多的随意而麻木,冷漠,竟至于恣睢。
我在恣睢里沉沦的时日过多了。虽时或因不甘而苦痛或者热恋或者执着,可是因为这恣睢的沉沦的沉重而又归于恣睢,也醉心这沉沦麻痹的感觉,似乎若不在沉沦里,就不会有这沉沦的自适的快意。
树是稀罕物,大树更是如此。城市里多的是水泥墙,高楼大厦和车水马龙。拥挤而烦乱的城市,让眼光滞碍,让心胸狭窄,让呼吸艰涩。树只是城市的点缀,只在路的两旁,只在公园的角落,树没有自己生长的从容的空间。春的烂漫,夏的繁阴,秋的充实,冬的萧瑟,在这里不甚分明,界限了无,只是能在日历里或者肌肤的温热中知道季节的变幻。
在农村,那自然不稀奇,可是,在城市的校园里面,有一两颗果树,尤其杏树,那可就稀奇了。更何况现在很多的农村中学,也很难在校园里面看到的。就是在城市里面,也很难看到的。
校园本是没有杏树的,可是后来忽然就有了,而且还是很硕大的,是四棵树。这让人们稀奇了很长的时间。2009年学校为了迎接百年校庆华诞,为校园移栽了一些古树,其中就有杏树。两颗在教学楼后边,两颗在图书科技楼前边。很多的人不认识,而且就是说是杏树,人们也不大认同,好像说的不一样,不能确信的。
刚移栽来的时候,都担心这树的能不能成活,一人搂抱不过来的大树,只剩下主干。可是在2010年的新春之后,居然开放了,虽少花朵,可是还是新生很多的枝条,居然也在夏阳里,繁阴枝头了,在翠翠密密的新叶里居然结出果实来,渐小渐大,青色渐黄,喜人驻足。
第二年的新生勃发,成为三月校园最为热烈浓厚的春意,是校园春意盎然的焦点。
古老的黑魆魆的树干,衬托出杏花烂漫的意趣,好似在朝晖和夕阳下丹青高手泼墨的工笔巨画,在楼后青草地里掩映,变幻,蔓延出生命神奇的画卷。
我看见了衰朽与生机的融合,产生的焕然的耀眼的力量和光鲜。
杏树对于我有着梦一般的浪漫和希冀。我儿时的很多生活画面在眼前展现,如影随形。儿时在村子里玩耍,在上学来回的路上,爬树,摘果实,或者,趁人家没有人,朝杏树上扔石子,品尝酸掉牙的青杏,偷爬杏树摘那成熟的杏果,还有被人家追赶谩骂的情景。我也看见人家用长长的竹竿,在树下收果实的情景,一幅田园的图景。一幅幅让人难忘。
如今在校园里看见这杏树,不免感慨万端,美妙在回忆的过去和刹那间的与繁花面对。看着校园的杏树,尤其是杏花,颇多感怀。花的怒放,是为了凋谢,也是为了孕育。我知道凋谢的是自己的灿烂,也是自己的奔放。虽大多不能孕生,可是却能释放热烈。孕育的虽或可慰藉,执着未来,延生新的衰朽。我看出了灿烂与衰朽,生与死转换的力量和意义。生死替换,灿烂与衰朽同辉,是生命的价值和意义。

2011年3月24日15:21:51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校园杏树——赵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