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发表于 2011-3-9 10:44:00

心魂的家园——赵润会

     一个人在夜晚行走,忽的就莫名的伤感起来,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那样。仔细想起来,其实,文字只是伤感和孤独的一部分,并不是全部。人的情愫,即使在瞬间,要丰富复杂得多,瞬间消失瞬间蜂拥而至,瞬间汇聚,瞬间消失的空虚无遗。就好像一个气球,忽然冲张得很大很大;忽而又气息全出,吸憋的很紧很紧,就这样反复的变换,永无绝期。

     然而,这都让我觉到了沉重,一种好像不能承受之重。我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这样的经历和感受,表面上风平浪静,可实际上却惊心动魄,波涛汹涌。

     我过去的伤感和孤独,时或都有,可是,那要轻微的多,平静得多,可是这次却无论如何,是我人生的第一次。我都感觉到我被世界整个的割裂,被一切的风景搁置一边,我要把自己要融入其中,可是,在心里却分明的与他们隔膜割裂。越是用劲,越是觉得了隔膜。

     那夜是春的料峭的微风,与我交流,她们从我的身边走过,窃窃私语,不曾留意我,也不曾问候,只是留下她们带着夜的微湿气息,冷森森的。

     我就索性的把自己放在这夜的旁边,我要好好的看看这夜,和这夜晚的一切,来细细的,静静的思索,思索这茫无头绪的心绪,要把他们理出个头绪来,让自己不再纷乱,也不再犹豫,不在一种莫可名状的情景中徘徊的太久太累。

    于是,我坐在大唐芙蓉园北边路边草坪的椅凳上,我感觉到了行走后,坐在夜凳上渐浸渐多的冷意,使我清晰的思绪活跃而轻松,打开手机,便把很多心绪记录下来。

     记录下来的,我自己不明白。我要说什么。
     或许,我的心里就不曾想要说什么,只是要得到安宁。
     很多的朋友看了,都很替我担心起来,说过于伤感了,压抑得很。
     我的一个远在美国的朋友说:情绪是一部分,总该有个诱因吧不会是失恋了吧?
     我说,我就不曾爱过。
     我就问我自己,我自己曾经有爱国吗?或者被人爱过吗?
     我自己不能回答,我就觉得这一切好像与我都很遥远。
     朋友说:那你可真是遗憾!
     我真的遗憾!
     我真的遗憾吗?
     我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我就问柳梢刚来的清风,她们用摇摆的娜娜身姿告诉我,可是我不明白,我只知道你的婀娜让人陶醉。
我也问长出枯草新芽,她们惊喜春的喜悦,在烂漫里使劲的生长,他他们只有微笑,却并不能回答,也许他们并不需要回答,他们有自己生命生长的意义,并不需要别人来诠释,也不会为你的高兴与否,给予你特别的颜色或者什么。

     行人在傍晚的时候是消闲的,在散步里排遣或者舒活,从你的身边经过的时候,看看你,打量你,指指画画,说着路边的风景。而深夜的行人匆匆,有着夜迫的神色,超黑夜里急匆匆的去了,那情状让我的心绪就宁静而且专注起来。他们要去的是自己的家园,在路途的前边。

     人都需要一个家园,人自己在奔波里休憩,停泊的航船的港湾,那里能够躲避风雨,有着自适的温暖。
唯独人们心灵的港湾,都在寻找,都在孜孜以求搭建,可是没有建起,让心灵一直在夜路奔走,没有憩息的家园。

    路上人更少,我似乎看见在宁静里,远处灯光模糊在黑夜的幽深里,徘徊游荡的夜气,似乎就是芸芸的心灵的精魂,我想在鼾声里,那些精魂并未安歇。为什么夜气那样凝重,也并不温热。

     人们只是看见身边的景色,也越长于视而不见,或者多是自责风景的缺陷。可是,远处的,未必处处佳境,但都心向往之,或者把它干脆忽略,当做无有之物。街市的路灯,近处明亮而晃眼,远处的却朦胧而幽邃,人们看见的是能看见的东西,而且关注于看见的东西,看不见,也就不怎么在乎了。至于这都市的夜景,其实,最有魅力的当是这夜路的远处,一抹的灯光点点的模糊在远处,把你的思绪和眼光吸引到远远的夜的尽头,夜的深邃里。我总觉得夜的胸怀极其广博而且浩渺,是他包容一切,他有母亲的胸怀,让你踏实温暖,让你在包容里安稳,不再有惴惴的心绪。夜也有父亲肩膀的力量,让你依靠的坚强而且自信,不会为白昼的一切压力所压垮。夜里包孕着一切辉煌的肇始,也沉淀着新生力量的智慧,它也荡涤着一切污秽,成就心魂的明媚。

     眼看不见的地方,让心灵无尽的超越,超深邃的夜空里飞翔,领略心魂的感觉,便会得到最深邃的情愫。夜的情愫是包容的,是沉稳的,是静谧的,是善的,是最为纯粹的爱的情怀。

     心灵的家园也许也不需要多大,也不需要豪华的摆设,可能最为简朴的一切,才能让心魂安睡,才能让它在宁静里惬意而眠。一声呼唤,一句问候,一句理解,一句赞同,或者一直的守候或者相伴。

    人要伴侣,相爱的心,才能够相守一生。
    而我不知道,这心魂是否也要伴侣才能安宁。但是我想,心魂只要有属于自己的家园,就足够了。

      2011年3月9日9:07:13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心魂的家园——赵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