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 发表于 2011-3-8 16:20:27

去掉婚姻的形容词


吃过晚饭,他放下碗筷,哼着小曲,径自下楼去了。楼下传来他与邻居寒暄的声音。她踮起脚,望了望那个一身悠闲的背影,再看看眼前杯盘狼藉,一颗心泊满了怨愤。

哎!终究是半路夫妻!两颗心像隔着磨砂玻璃。她烫了新发型,然而,整整一个星期过去,他竟丝毫未觉。她的生日,他几乎每年都会忘记。俗话说,花开二度色难艳。她不敢奢望第二次婚姻能收获风雨同舟、相濡以沫的美满,因此,一些生活细节上的矛盾,她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将一波又一波的失望,咬咬牙咽到肚子里。

未料,一个月后,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瞬间夺走了她的右臂。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何况,他们又是半路鸳鸯。她拿着手机,惊慌失措地问母亲:  “妈,以后,我怎么办?”那端,母亲哽咽着,泪淌得比她还汹涌。他走过来,不容分说,将她揽入怀中:“怕什么!不是还有我吗?以后,我来当你的右臂。”从此,他果真像换了个人。下班后,同事常常一起吃饭或娱乐, 他却直奔菜市场,一番讨价还价后,脚下像蹬了轮子一样往家赶。到家后,一头扎进厨房,一边忙着做晚饭,一边给她讲单位发生的新鲜事。以前,他吃完饭一心想往外面跑,看到家务就发愁皱眉。现在,从洗衣、做饭、拖地,到帮她擦身、穿衣、梳头等等,竟逐一能够妥帖细致地完成。尤其是洗碗,曾经是他最厌恶的,如今,早中晚三次,竟然极尽耐心地站在池子边,叮叮咚咚,将那些碗洗得洁净发亮。  

周末,他在阳台上洗衣,她靠着摇椅,听他刚刚买回的CD。她禁不住问:  “为什么,现在你对我这样好?”   

“以前,我对你不好吗?”他反问。他一边晾衣服,一边说:“你最爱吃的葡萄,不论春夏秋冬,我是不是常常买回?每次出差,我是不是都记着灌满备用的煤气?为了让你做饭时省些力气,离开前,我是不是连菜刀都要仔细地磨上一遍?去年,小城疯传地震,我拿着一本书,整整守护了你和儿子一夜。还有,那件你喜爱的风衣褪了色,我跑了大半个城,才买了一款一模一样的送给你……”幸福的感觉,瞬间将她击中。原来,他们之间,不是没有爱的风景,而是,猜疑与抱怨早已蒙蔽了她的眼睛。

有人问他们:半路夫妻大多矛盾重重,你们却能做到同甘共苦,有什么秘诀吗?他淡淡地说:“很简单,去掉婚姻前面的形容词!‘半路夫妻’也好,‘二婚’也罢,男人和女人,无论何时走进婚姻,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偕老。与风花雪月的恋爱相比,夫妻之间,更重要的是相伴。无论生老病死,都能守着家的屋檐,一直在一起。”她的泪,盈盈而下。

【《中国人口报》2月10日】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去掉婚姻的形容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