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 发表于 2011-3-8 16:16:56

只要六平米

 这天,女人与男人说好去车市买电动自行车,可女人催促了男人两遍,男人都没动,只说让等等。“走啦,走啦!”女人第三次催促男人,但男人头也没抬,自顾自地看着一张报纸。女人的怒火喷涌而出:“等等等等,永远都是我等你!这日子没法过了,礼拜一我到民政局等你!”

  男人愣了几秒钟,然后嬉笑着说:“好,不见不散!”

  本是脱口而出的气话,可是,他竟是那么满不在乎。女人的怒气顿时化作深深的伤感和失落:“离婚吧,我是说真的!”

  男人也不示弱:“我同意,我也是说真的。”

  男人的决绝,让女人恨得咬牙切齿,她把包一扔,索性坐下来:“那好,既然说到这份儿上,干脆把账算清。”

  男人也寸步不让:“不用算,房子我只要6平方米,其他东西都归你。”女人气得拎上包就回娘家。因为这天是她父亲的生日,本想买辆新车回去给父亲助兴,不料……

  女人一路上都在想,男人只要6平方米的房子,算算,不过是找他一万多块钱,哪会有这么便宜的事?说不定这正是他的阴谋,为的是把婚离得干净利落。

  女人越想越恨,坐在公交车上,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到娘家时,竟踌躇着不知怎么进门,在院外转了一圈儿又一圈儿,直到母亲打电话催促,才失魂落魄地进了屋。

  娘家客厅里的茶几两端,男人和老父亲正楚河汉界,交战甚欢。看到男人,女人的心“怦怦”地跳着,惊喜如一束束阳光落满胸怀。然而,一想到那个约定,她的心又倏地冷下去。看到父母的笑颜,女人不忍拆穿真相。演完恩爱戏走出娘家,女人以为男人会死皮赖脸地跟上她,可男人只是自顾自地嘀咕了一声“上街买东西去”,就挤上了另一辆公交车。

  失落和伤心吞噬着女人,她突然觉得很后悔,开始反省自己,又觉得男人好像也没那么可恶。甚至在心里对他生出几分感激,毕竟,他能在这种情况下给父亲过一个愉快的生日。

  男人很晚才回来,女人心里悲悲戚戚,却装得一脸平静。男人弄来一根长长的电线,接上一个插板,然后登上梯子从阳台上往楼下煤房牵电线。看到梯子不太稳,女人的心悬到了嗓子眼儿,心里恨恨地说:“摔下活该!”可人却早已跑上前去扶住了梯子。

  电线牵到煤房,女人看到一辆崭新的电动车。锃亮的电动车刺得女人眼睛发酸:“真是迫不及待呀!连交通工具都买好了。”回到楼上,女人故作轻松地调侃:“过几天,煤房就归我了,你费那么大劲儿接电,难道准备每天跑到我家给电动车充电?”“谁说跑你家了?房子我有6平方米,我就用我的6平方米!”“你什么意思?”男人的话让女人很迷惑。“我的6平方米是这样分布的:厨房1平方米,厕所1平方米,书房1平方米,客厅1平方米,煤房1平方米。”女人疑惑地盯着男人,男人又一字一顿地说:“最后的那1平方米--在卧室!”“你坏!你坏!”女人的脸顿时一片嫣红,粉拳雨点般落在男人身上。男人狠狠地捉住她的小手:“看你还敢说离婚不!再说,我还是要6平方米!”

  女人娇羞地嗫嚅着:“谁让你一张破报纸也要看那么久。”“好不容易攒点私房钱,你以为我容易吗?不仔细对比报上的广告,哪能买到价廉物美的车?”男人把一串钥匙放进女人的手心,“以后上班,你再不用起早贪黑挤公车了。”

  男人巧妙地化解了女人挑起的事端,同时也让女人品尝到了小小的痛苦和悔恨,懂得了轻易提“离婚”伤害的不仅仅是他,还有她自己。

  幸福是朵娇嫩的玫瑰,爱是根须,智慧、豁达和幽默好似阳光和雨露,都是婚姻必不可少的营养素。【《家庭主妇报》第35期】未名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只要六平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