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 发表于 2011-3-2 11:22:53

爱的五种语言——左芳

在我们的本性中都有着被爱的深切渴望。孤立能毁坏人的心灵;所以,隔离拘禁被认为是最残酷的惩罚。人类存在的中心,是渴望和人亲近、被人所爱。

    心理学家们下了结论:感觉受人所爱是人类最重要的情绪需求。研究儿童的心理学家确定:若要一个孩子的情绪稳定,必定要满足他某些情绪上的基本需要。在那些需要中,没有比爱和感情更重要的。他们需要感觉到有所属、有人要。借着适当的感情供应,孩子有可能发展成一个有责任感的成人。缺了那种爱,他或她就会在情绪和社交上表现不健全。

    「在每一个孩子身体里面,都有个『情绪的箱子』等着被添满爱。当一个孩子真正感觉到被爱,他才会正常地成长。但是,当爱箱空了的时候,这孩子就会有问题行为。多半的问题行为都是由于「空箱子」的渴求所激发。」这是罗斯.甘伯博士(dr.ross campbell)在演讲中说的,他是一位治疗儿童和青少年的精神科医师。

    《爱的五种语言》,查普曼博士(Dr.Gary Chapman)在书中提出:

  “人们在表达与接受爱时,基本上有五种爱的语言。除了语言的沟通,还包括了身体的接触(行为语言),发现主要爱语(隐示沟通)。爱情的理智层次与意志层次:‘爱是一种选择’以及‘爱那不可爱的’。”


    爱的开始是从家里流露出来的,或说爱应始于「家庭」。

    肯定的言词(Words of affirmation)、精心的时刻(Quality time)、接受礼物(Receiving gifts)、服务的行动(Acts of service)、身体的接触(Physical touch)五种爱的基本语言。

    了解这五种爱的语言,并且学习去说对方的主要爱的语言,可能会彻底影响他或她的行为。当人们情感的爱箱被填满的时候,他们的举止会很不一样。

    如果我们要有效地传达彼此的爱;我们必须愿意学习对方的主要的爱之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语种,差异之大犹如汉语和英语;如果坚守一种,就无法交流。重点是:要说对方能领会的爱的语言。
    大多数的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学习了父母和兄弟姊妹的语言,而那种语言便成为我们的主要语言,也可说是母语。以后,我们也许会学习另外的语言,那通常要下特别的功夫,那些语言才可能成为我们的第二语言。我们说得最好、了解最深的是我们的母语,当说这种语言时,我们常觉得最舒服。但若我们越常使用第二语言,说它的时候也会觉得越舒服。

    母语的复杂性和密码,需要亲人们一生破译。

    母语的烙印,是你生命的一部分;无论你后天文化结构发生多少变异,它都会不由分说、时不时闪烁在你的所作所为,或者主导你的人生模式。

    每个人如果只说母语,就类似于自言自语、自说自话;与别人相互沟通就容易咫尺天涯,非常困难。每一种母语,都隐含着许多特殊的文化符号和寓意,相当于暗号、黑话,仅限于当事人理解,也是一种天然的文化屏障;母语把外人隔绝于千里之外,在母语沟通者之间建立起不可思议的纠结和联系。我们在表达爱,但这信息没能传送出去,因为我们所说的,在他们听来却是外国话;如果,我们要他或她感觉到我们所传达的爱,我们就须以他或她的爱的语言来表达。

    人类的社会性、不满足于现状的癖好和对于广大世界的渴望,推动人们突破母语的限制,努力学习与其他人交往沟通合作甚至相爱的第二语言;终生都要与母语的魔力较量,在不断的学习与修正中提升自己与别人有效沟通的能力,赢得更多的爱、成就和安全感。  

    在儿童发展初期,每一个孩子都发展了独特的情绪模式。例如:有的孩子发展了卑下的自尊心模式,另些孩子则具健康的自尊心模式;有的孩子发展了缺乏安全感的情绪模式,某些孩子则有安全感:有的孩子在成长中觉得有人爱他,有人需要他,有人欣赏他;有些孩子,却觉得自己没有人爱、没有人要,也没有人欣赏。

  那些觉得受到父母和友伴关爱的孩子,会根据他们独特的心理构造,和父母及其它重要人物爱他们的方式,发展出一种主要爱的语言。当他们会说、能了解一种主要的爱的语言之后,也许将会学习第二种爱的语言,可是他们永远会觉得,使用主要爱的语言是最舒服的。那些没有感受到父母和友伴关爱的孩子,也会发展出某种主要爱的语言。不过,他们的语言会是扭曲变形的,像是学习了粗劣的文法、贫瘠的语汇。用粗劣的文法,并不表示他们不能成为好的沟通者,可是,那表示他们要比起那些有好榜样的孩子们,更需努力地在文法里下功夫。同样地,那些在成长中,于爱的感受上发育不全的孩子们,也能感觉到被爱,并且表达爱;不过,他们需要比那些在健康、充满爱的气氛中长大的孩子们,更努力下功夫。

    天长地久的「恋爱」经验,只是故事,而非事实。心理学家陶若西.田诺博士(dr.dorothy tennov)对恋爱的现象做了长期的研究,从她在很多情侣的计分中所做的结论发现:一段神魂颠倒的浪漫恋情,平均寿命是两年。

    一些研究者,包括精神科医师斯高特.毕克(M.Scott Peck)和心理学家陶若西.田诺(Dorothy Tennov),所做的结论指出,恋爱的经验根本不能叫做「爱」。田诺博士为恋爱经验造了一个新字"Limerrance",以区分她所谓的真爱经验。毕克博士的结论认为,坠入情网的经验不能算是真爱,有三个理由。

  首先:坠入情网不是一种理智的行动,或者有意识的选择。不论我们可能多么想要坠入情网,我们却不能使之发生;另一方面,在我们并没有刻意寻求之时,这种经验仍可能临到我们。往往,这使得我们在不适当的时候,跟不太可能的人坠入情网。

  其次:坠入情网并非真爱,因为那毫不费力。在恋爱期间,不论我们做什么,很少需要用到自律或者有意识的努力。我们打给彼此冗长、昂贵的电话;为了和对方见面所花的旅费,所给的礼物,以及付出的心血,对我们好象都不算一回事。就像鸟类的天性指示它们筑巢:恋爱经验的天性推动我们为彼此做了一些古怪和反常的事。

  最后:一个在恋爱中的人,不是真正有兴趣去培育对方的个人成长。「我们恋爱的时候,如果真要问目的何在?那是要终止自己的寂寞,经由婚姻来达成这个结果」。恋爱的经验,既不注重自己的成长,也不注重对方的成长和发展。然而它却给了我们一种大功告成的感觉,以为我们不再需要成长。相反的,我们已经处在人生快乐的巅峰,唯一的愿望就是待在那儿;当然我们所爱的人也不需要成长,因为她是完美的。我们只希望她继续保持原来的完美。

  如果,恋爱不是真爱,它是什么呢?毕克博士下了结论:「它是一种由遗传因子所决定,寻找配偶的天赋行为。换句话说:是一种暂时性自我界线之瓦解形成了恋爱。它是人类对内在性动力和外在性刺激的一种刻板反应,这种反应帮助增进性的配对和连结的可能性,因而加强物种的生存。」

    研究资料似乎显示,有一个比较好的第二选择:我们可以认识恋爱经验的真相(一种暂时性的亢奋),然后跟我们的配偶一起追求「真爱」。那种爱也是情绪性的,但却非神魂颠倒式的:那是一种结合了理智和情绪的爱,它包含了意志的行动,而且要求纪律;它也承认个人成长的需要。我们最基本的情绪需要,不是坠入情网,而是真正的被另一个人所爱,而且知道那样的爱是出于理智和选择,而非本能。我需要被一个人爱,这个人选择爱我,看到我有值得爱的地方。

  那样的爱要求努力和纪律。那是一种选择,是为了使对方得益处而投注精力所做的努力。知道他或她的生命,因为你的努力,变得更丰富,于是你也会有满足感(真正爱了一个人的那种满足);它是不需要「恋爱」经验那种陶醉感的。事实上,除非「恋爱」经验自然结束,否则真爱是无法开始的。
  有理性,有意志的爱……是贤哲人一向教导我们的那种爱。

    当对方的情绪爱箱满了之时,他在你的爱里会觉得安全;整个世界看起来明亮了,他会走出来,发挥生命中最高的潜力。可是,当爱箱空了的时候,他会觉得被利用,而不是被爱;整个世界看起来黯然无光,他变得似乎无法在社会上发挥出原有潜力。

听雨 发表于 2011-3-2 11:23:17

鼓励的话语


    马可吐温曾说:「一句称赞的话,可以让我活两个月。」

    所罗门写到:「生死在舌头的权下。」「人心忧虑,屈而不伸;一句良言,使心欢乐。」

  口头的赞扬或欣赏式的话语,乃是「爱」的有力沟通工具;而这些最好以简单、坦率的肯定字句来表达。例如:

  「你穿那套西装,看起来很帅!」

  「哇!你穿这件洋装,好看极了!」

  「你一定是全世界最好的马铃薯厨师,我真喜欢这些马铃薯。」

  「我真感谢你今天晚上帮忙洗碗。」

  「谢谢你今晚安排了看孩子的保姆,我要你知道,我很感动。」

  「我很感谢你把垃圾袋拿出去。」

    爱的目的,不是得到你想要的,而是为了你所爱之人的福祉,去做些什么。无论如何,这是事实;当我们听到肯定的言词,我们就会被激励,愿意回报。口头的赞赏比唠叨、挑剔的话更能激励人。

    鼓励这个字表示「激起某人的勇气」,我们所有的人都有一些缺乏安全感的地方。缺乏勇气,常阻碍我们去成就一些积极想去做的事。可能在对方缺乏安全感的地方,有潜在之能力,正等着你以鼓劻的话语来激发。

    鼓励需要同理心,而且是从对方的观点,去看这个世界。我们必须先学习,对对方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只有如此,我们才能给予鼓励。借着口头的鼓励,我们尝试沟通:「我知道,我关心,我跟你在一起,我能帮什么忙?」我们尝试表明,我们相信他和他的能力,我们给他认可和赞美。

  我们所具有的潜能,大都超过我们所曾开发的;使我们常裹足不前的焦点在于缺乏勇气。一个有爱心的伙伴,可以提供那重要的催化剂。当然,也许说鼓励的话,对你是一件难事;也许那不是你主要的爱的语言;也许,你得下很大的功夫,来学习这第二种爱的语言,尤其若你有批评和责难的习惯则更难。可是我保证,一切的努力终是值得的。

听雨 发表于 2011-3-2 11:24:06

仁慈的话语

    带着仁慈和温柔说:「我爱你。」可以是真爱的表达。可是,若是「我爱你?」一个问号就改变了这三个字的整个意义。有时候,我们的字句说的是一件事,而声调说的是另一件事,传送出去的就是两种信息。别人,通常是以声调来解释我们的信息,而不是在于字句。

  「今天晚上,我会很乐意洗碗。」这句话若以咆哮的声调说出来,绝不会被当做是爱的表示。另一方面,我们却可以用仁慈的方式,来分享伤心、痛苦、甚至怒气,那将是爱的表示。以诚实、仁慈的方式说:「今天晚上,你没有提议要帮助我,我觉得失望、伤心。」也是爱的表示。说话的人要对方了解她:借着分享她的感觉,开始建立亲密感;为了得到痊愈,她要求一个机会来讨论那个伤害。同样的字句,若以大且刺耳的声音来说,不但不是爱的表示,反而代表责难和批评了。

  说话的方式是极度重要的。一位古代的贤人曾说:「回答柔和,使怒消退。」当对方发怒、烦乱、说话火爆的时候,如果你选择做有爱心的人,你不会火上加油,反而是以柔和的声音作为回报。你会把他说的话,当做有关他感觉的讯息;你会让他告诉你,他的伤痛、怒气、以及对事情的认知:你会设法置身于他的处境,经由他的双眼来看事情;然后,你会柔和、用爱心回答,你了解他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感觉。如果是你冒犯了他,你愿意认错,请求饶恕;如果你的动机和他所了解的不一样,你可以和善地解释你的动机。你会寻求了解和重修旧好,而不是证明你自己的认知,是对所发生的事情之唯一诠释。这才是成熟的爱:如果我们企求成长,这即是我们切望的健康之爱。

    爱是不保存犯错的记录;爱是不提过去的失败。我们没有一个人是完美的;在婚姻中,我们并非总是做最好或对的事。有时候,我们在做事或说话时,伤了配偶;我们无法擦掉过去,只能承认、同意那是错误的,并且请求饶恕,试着改变。除了承认自己的失败并请求饶恕,我们无法再做任何事来减轻配偶的伤痛。当我们自己被配偶亏待了,她痛苦地认错,且要求饶恕后,我们可以选择公义或是饶恕。如果选择了公义去报复,要她为错误付代价,那么我们就是使自己成为法官,使她成为罪犯,亲密的关系就变成不可能了;但如果选择了饶恕,亲密关系就可以恢复。饶恕才是爱的方式。

  我很惊讶,那么多人让昨天糟蹋了每一个新的今日。他们坚持把昨天的失败,带进今天,污染一个有可能是美好的日子。「我不能相信你做了那件事!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你不可能知道你伤我有多深。我不知,在你如此待我之后,怎么还能沾沾自喜地坐在那儿。你应该爬着过来,乞求我的饶恕。我不知道我是否能饶恕你!」这些都不是爱的字句,而是苦毒、怨恨和报复的字句。
  如果,我们要发展亲密关系,我们需要知道彼此的愿望;如果,我们想要彼此相爱,我们需要知道对方要的是什么。

  针对过去的失败,我们所能做的最好之事,就是让它成为历史。

听雨 发表于 2011-3-2 11:24:42

谦逊的话语



  爱是提出请求,而非要求。若我要求我的配偶,我就变成了父亲或母亲,而他则成了孩子。只有父母亲才告诉三岁的孩子应该做什么;事实上,是必须做什么。那是应该的,因为三岁的孩子,还不知道如何在靠不住的人生大海中航行。可是,在婚姻中,我们是平等、成年的伙伴。

  如果是以要求的方式来表达,我们就抹去了亲密的可能性,那会赶走我们的配偶。如果我们以请求的方式呈现我们的需要和愿望;则我们是在引导,而非下最后通牒。当丈夫说:「妳知道妳烤的那些苹果派吗?在这个礼拜中,你可不可能再烤一个?我好喜欢吃你烤的。」他是在引导他的妻子,知道如何去爱他,而建立亲密感。换言之,如果丈夫说:「孩子出生以后,就再没吃过苹果派了。我猜想十八年之内,都别想吃到苹果派了。」—— 他就不再是成年人,而退回到青少年了。这样的要求不能建立亲密感。当妻子对你说:「想想这个周末,你是否有可能清理沟槽?」这是经由请求来表达爱。可是,如果妻子说:「如果你不赶快清理那些沟槽,我看就要掉下来了;哎!里面已经长了小树了!」这时她已经停止了去爱,而成了专横的妇人。

  当你向配偶提出请求,是在肯定他或她的价值和能力。你等于在本质上表明,她有些什么,或者可以做些什么;这对你是有意义、有价值的。可是,当你提出的是要求,你就不是在爱人,而成了暴君。你的配偶不但不觉得被肯定,反感到被贬低了。请求带着选择;你的配偶可以选择成全你的请求,或者否决它,因为爱永远是一个选择,那是使爱有意义的原因。知道我的配偶如此爱我,愿意成全我的某一个请求;在情绪上,那表达了她关心我、尊重我、仰慕我,而且要做什么事来使我高兴。我们不能经由要求,得到情感上的爱;事实上,配偶也许会依从我们的要求,可是那并不是爱的表示。那是一种惧怕、愧疚、或者什么其它情绪的行动,但不是爱。因此,请求制造了表示爱的可能性,而要求则扼杀了那样的可能性。

    心理学家威廉.詹姆士(William James)说过,人类最深处的需要,可能就是感觉被人欣赏。肯定的言词,可以满足很多人这样的需要。

    你可能也要试试给予不直接的肯定言词;就是当你的配偶不在场的时候,说些夸赞他或她的话。最后,总有人告诉你的配偶,而你会得到爱的满分。告诉你的丈母娘,你的妻子有多好;当她告诉她女儿的时候会更精彩,你甚至会得到更高的分数。除此之外,有你配偶在场的时候,当着别人的面肯定他(或她);当你为某一成就,得到公开荣誉的时候,一定要跟你的配偶分享这份功劳。你也可以试试手写肯定的言词:写出来的东西,有让人重复阅读的好处。

    在对方一些你喜欢的部分,表达口头的赞赏。在那个同时,对不喜欢的事,抑制你的抱怨。为那些优点列一张单子,单子尽量地明确。接下来的几个星期,继续在单子上添加注意到的其它事。每个星期挑选对方的一个优点,给予口头上的夸赞。如果对方夸赞了你,不要马上以夸赞回报,只要接受他的夸赞,然后说:「谢谢你这么说。」每个星期这么做,连续做两个月。如果,发现这个方法有用,就可以继续下去;如果这个尝试不能帮助婚姻的情感,那么就停摆,当成另一个错误的实验。

听雨 发表于 2011-3-2 11:25:38

   习 作

  如果你配偶的爱的语言是肯定的言词:

  一、用一张3×5的卡片,写下面列出的短句。把它贴在镜子上,或者你每天都会看到的地方,来提醒自己,你配偶主要爱的语言是「肯定的言词」。
  言词是重要的!言词是重要的!言词是重要的!

  二、保留一个记录,写下你每天对配偶所说的肯定言词,持续一个星期。在一个星期结束后,跟配偶坐下来,看看你们的记录。

  星期一,我说:「这餐饭,你做得真好。」「你穿这件衣服真好看。」「很感谢你收了晾好的衣服。」

  星期二,我说:……等等。

  你可能惊讶,你说肯定的言词,说得很好,或是说得很差。

  三、定一个目标:连续一个月,每天给你的配偶不同的赞赏。如果,「一天一个苹果,可以免于生病」,可能,每天一句赞美的话,则可免于看心理医师。(或许你要把这些赞美的话写下来,才不致过于重复某几句。)

  四、当你在看报纸、杂志和书籍;或者,看电视、听广播的时候,留意其中所用的肯定言词。而观察人们交谈时,则把那些肯定的字句,记在笔记本里。(如果那是漫画,剪下来,贴在笔记本上。)不时地翻阅这些本子,挑选一些适合你配偶的句子。当你用了一句,就在上面注明使用日期。你的笔记本可能会因此成为爱的小书呢!请务必牢记,肯定言词的重要!

  五、写一封情书、一段爱的短文,或是一句爱语给你的配偶;含情默默地给,或是打锣吹号热情地给!(很可能,在他离世以后,你会发现你的情书被藏在什么特别的地方。)言词是重要的。

  六、在配偶的父母和朋友面前称赞他,你将会得到加倍的功劳:配偶会感受到你的爱,而他的父母则会觉得很幸运,能有这么好的一个女婿(或者媳妇)。

  七、寻找配偶的优点,并且告诉他(她),你多么欣赏那些优点。很可能她会更努力以求名符其实。

  八、告诉你的孩子,他们的母亲或父亲有多么好。当着配偶的面要这么说,而在他(她)的背后也要这么说。

  九、写一首诗,描述你对配偶的感情。如果你不是诗人,就选一张能表达你心声的卡片。划出特别的字句,并在最后加上几句你自己的话。

  十、如果,你发觉说「肯定的言词」对你而言太难了,在镜子前面练习。如果你需要,用一张备忘卡。请记得,字句是重要的。

听雨 发表于 2011-3-2 11:25:58

爱的言语之二:精心的时刻

     当我全神贯注地跟妻子坐在沙发上二十分钟,而且她也如此待我的时候,我们是把生命中的二十分钟给了对方。我们不会再有同时刻的二十分钟互献生命给对方。那是爱的一种有力、情绪的传达工具。

    我们花时间在一起做普通的消遣,传达了我们关心对方,喜欢跟对方在一起,及喜欢一起做些什么。

    精心的会话,是指具有同理心的对话:两个人在友善、不受干扰的环境中,分享他们的经验、思想、感觉、和愿望。多半抱怨他们的配偶不说话的人,不是指配偶一个字也不说;他们的意思是,他或她很少参与有同理心的对话。如果你的配偶主要的爱语,是精心的时刻,这样的对话,对于他或她在情绪上感觉到被爱,是十分重要的。

    一、当配偶说话的时候,保持眼光的接触 那可以防止你心不在焉,而且传达对你全部的注意力。

  二、不要一边听配偶说话,一边做别的事记住,精心的时刻,是给予某人你全部的注意力。如果你在看什么、阅读什么、或者做什么非常有兴趣的事,无法分神,马上告诉他(她)实话。一种正面的方式可以是:「我知道你要跟我说话,我有兴趣要听,而且,我要给你我全部的注意力。现在我没法子,可如果你给我十分钟完成这件事,我可以坐下来听你说话。」多数的配偶会尊重这样的请求。

  三、注意听感觉问你自己:「我的配偶正体验什么样的情绪?」当你认为你有了答案,就确定它。例如:「听起来好象你觉得失望,因为我忘记了……。」这不仅给了他机会说明他的感觉,也传达了你在专心地听他说话。

  四、观察肢体语言紧握的拳头、颤抖的双手、眼泪、皱眉头、和眼神的转动,可以给你一些有关对方感觉的线索。有时候言词表示了某种信息,但在肢体语言上却诉说着另一种信息。可请求说明,以确定你知道对方真正在想些什么、感觉到什么。

  五、拒绝插嘴。最近的一个研究指出,一般人听人说话,只过了十七秒钟,就会插嘴、发表自己的意见。当配偶讲话的时候,如果要给对方全部的注意力,就要避免为自己辩护、口出恶言责难对方、或者武断地表示自己的立场。目标是发掘配偶的思想和感觉,不是保卫自己或者矫正对方,而是了解他(她)。

    我们很多人……被训练会分析问题和提供解决之道,却忘记亲情是一种关系,而非一个待完成的方案,或是个待解决的问题。

听雨 发表于 2011-3-2 11:26:17

学习说话

    许多成年人,从小生长在一个没有鼓励、甚至责备他们表达自己思想和感觉的家庭中;要求一个玩具,得到的响应却是父母长篇大论说家用如何拮据的唠叨话;这个孩子带着愧疚失望地走开了,只因为他有一个愿望;因此,他很快地学会了,不去表达自己的愿望。当他表示怒气的时候,父母以严厉和责难的话作为回报;于是这孩子就学会了,表示愤怒的情绪是不恰当的。如果使这个孩子对表示失望(因为他不能跟父亲到店里买东西)也觉得愧疚,他就学会压抑自己的失望。在这种成长背景下进入成年期,我们很多人就习惯去否认自己的感觉,跟情绪的自我失去了连系。

    一个妻子对丈夫说:「你对唐恩做的事有什么感觉?」丈夫回答:「我认为他不对。他应该……」他不是在诉说他的感觉,而是在说他的想法。也许他有理由觉得生气、伤心、或者失望,可是他活在思想的世界中太久了,不承认自己的感觉。当他决定学习精心的会话这种语言时,那会像是学习一种外国语文。借着跟自己的感觉取得连系开始,渐渐能觉察自己是情绪的造物;尽管他曾经否认了他生命中的那一部分。

  如果你需要学习精心的会话这种爱的语言,就从注意你离家在外时的感觉开始。每天带一本小笔记本并问自己三次:「过去的三小时中,我感觉到了什么情绪?在上班的途中,当后面的驾驶入紧跟着我,我会有什么感觉?当我停在加油站,自动输油管无法停止,车身旁边沾满了汽油,我有什么感觉?当我到了办公室,发现我的秘书被指派,在上午协助一项特别的工作计划,我有什么感觉?当我的上司告诉我,我正在进行的工作计划必需在三天之内完成,而我以为自己还有两个星期时,我有什么感觉?」

    在人生的每一事件中,我们都有情绪、思想、愿望、以及最终的行动。我们可称那个过程的表达为自我表白。

听雨 发表于 2011-3-2 11:26:29

    个性的类型
  并非我们所有的人,都不懂得表达自己的情绪;表达的方法,受到个性的影响。两种基本的个性类型,第一种为「死海」型;死海到不了任何地方,它只有接受却不流出。这种类型的个性,一整天接受了很多经验、情绪、和思想,都被他们储存进一个大贮水池;他们不说话,也觉得非常快乐。如果你对一个死海型个性的人说:「有什么问题吗?今天晚上你为么不说话?」他可能会说:「没问题啊,你为什么认为有问题呢?」那是很诚实的回答。不说话,他仍感到很满足:他可以从芝加哥开车到底特律,不说一句话,还是很快乐。

  另一个极端的类型,是「潺潺溪流」型的人;这种个性的人,无论眼耳接收到什么,就脱口而出,很少超过六十秒钟。不论他们看见什么、听见什么,他们就说什么。事实上,如果家里没人可说,他们就打电话给别人,「你知道我看见了什么、听见了什么吗?」如果,他们打电话找下到人,他们甚至会说给自己听,因为他们没有贮水池。常常,一个死海型的人会和一个潺潺溪流型的人结婚,是因为在约会期间,那是非常有吸引力的搭配。
  好消息是,死海型的人可以学习说话,潺潺溪流型的人可以学习倾听。我们会受个性的影响,但却不被它控制。

  学习新型态的方式之一,是建立每天的分享时间;在那段时间,你们各人说三件当天发生的事,以及你们对那事件的感觉。那是健康婚姻的「每日最低需求」。如果你从每日最低需求开始,几个星期或几个月之内,你可能会发现优质的会话,在你们之间比较通畅了。

听雨 发表于 2011-3-2 11:27:08

精心之活动

     精心之活动,可以包括任何你们个人、或者两人同有兴趣的事:其中强调的不是你们做什么,而是你们为什么做它:它的目的是两人一起经历什么事,事后觉得:「他关心我。他愿意跟我一起做我喜欢的事,而且他有正面的态度。」那就是爱,对有些人,那是最响亮的爱。

     精心活动的副产品之一,是它们提供了一个记忆银行;在未来的年日中,我们可以从中提取。

    我们到哪儿去为这样的活动找时间呢?尤其是如果两个人都是上班族的话。那就更需要制造时间,正如我们为午餐和晚餐制造时间。为什么?因为它对我们的婚姻,就如同饮食对我们的健康一样重要。那困难吗?它需要小心的计划吗?是的。

  那表示我们必得放弃一些个人的活动吗?也许。那表示必需做些我们并不特别喜爱的事吗?当然。那值得吗?——毫无疑问。那对我有什么好处?可以跟一个觉得被爱的配偶享受生活的乐趣,而且对方知道我已学会流利地说他或她的爱语。

听雨 发表于 2011-3-2 11:27:35

习 作

  如果你配偶爱的语言是精心的时刻:

  一、一起在你们之中一人生长的邻近地区散步。问一些有关你配偶童年的问题。例如问:「你童年最有趣的记忆是什么?」再问:「你童年中最痛苦的是什么?」

  二、到市区公园去,而且租自行车。骑车直到你们觉得累了,然后坐下来,观赏鸭子。听累了鸭叫,再骑车到玫瑰花园去,分享彼此最喜欢的玫瑰花颜色,以及喜欢的理由。

  三、在春天或者夏天,跟你的配偶约定共进午餐。跟他碰面,然后开车到附近的墓园。铺条桌布,一起吃三明治,并且感谢上帝,你们仍然活着。告诉彼此,你喜欢自己在离世前所做的一件事。

  四、请你的配偶列一张单子,写上他喜欢跟你一起做的五种活动。计划在接下来的五个月,每个月做一种。如果金钱是个问题,就在负担不了的理由之下,安排一些免费的活动。

  五、问你的配偶,当她跟你谈话的时候,她最喜欢坐在哪儿?在下星期的一个下午,打电话给她:「这星期的一个傍晚,我要跟你约会,坐在黄沙发上谈话。哪个晚上,几点钟对你最合适?」(如果她最喜欢的地方是温暖浴缸,就不要说「黄沙发」!)

  六、想一种你的配偶喜欢、却极少带给你乐趣的活动:橄榄球、交响乐、爵士音乐会、或者看电视睡觉。告诉你的配偶,你尝试拓宽你的见识;这个月什么时候,你希望跟她一起参与这种活动。订一个日子,并且全力以赴。在休息时间问有关的问题。

  七、计划在接下来的六个月中,来一次周末的离家出走,只有你们两个人。确定那是个周末,你不必打电话到办公室,或者每三十分钟看一次电视报告。专注于一起轻松地做些你或你们喜欢的事。

  八、每天找些时间彼此分享一些当天的事。当你们看电视新闻所花的时间,超过听彼此说话的时间时,最后你会关心波士尼亚超过关心你的配偶。

  九、每三个月有一次「让我们回顾个人历史」的夜晚。专为你们个人的历史,保留一小时。选五个问题,你们分别回答。比如:㈠谁是你在学校里最好和最坏的老师?为什么? ㈡什么时候,你觉得你的父母以你为荣? ㈢你母亲所犯最大的错误是什么? ㈣你父亲所犯最大的错误是什么? ㈤有关你童年的宗教光景,你记得哪些?每一个傍晚,在分享之前,先选好你们同意的五个问题。在结束五个问题的时候,就停下来,决定下次要问的五个问题。

  十、在壁炉前,或者橘红色的灯前露营。在地上铺条毯子,放好枕头。准备好可乐和玉米花。假装电视机坏了,像你们以前约会时那样谈话。如果地上太硬,回到床上。你决不会忘记这个晚上的。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爱的五种语言——左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