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娟 发表于 2011-3-2 00:20:54

下水作文

                                                                      又是团圆中秋节
                                                     陕师大奥林匹克花园学校语文教师  林小娟
       一年一度的中秋节又来临了,望着大街上那包装各异、形状多样,花花绿绿的月饼,我就不由想起小时候妈妈教我唱的歌:“八月十五月儿圆,爷爷为我打月饼,月饼圆圆甜又香,一份月饼一份情啊……。”小时候,我最爱唱的就是这首歌,最盼的节日就是八月十五中秋节,最爱吃的就是圆圆的有糖馅的月饼、大大的石榴、红红的大枣……中秋、月饼,一个多么温馨、多么亲切的节日啊!
       虽然歌里唱着爷爷给我打月饼,但我从小就没见过爷爷,听爸爸说爷爷去世时已是八十多岁,我欣慰了不少;虽然我没见过爷爷,但我的爷爷也是在爷爷们应该去世的年龄去世的,我仍喜欢唱这首歌,并寄希望给我的外爷,外爷给我打月饼多好啊!怎么一打?圆圆的月饼就形成了?在我幼年的心灵里成了一个谜。
       每当我问妈妈,外爷怎么不给我打月饼呢?妈妈总回答:外爷是我们的长辈,妈妈打了月饼,咱们送给外爷去!但妈妈也并没有打月饼,总是买一包月饼送给外爷。我问妈妈:为什么不打月饼?妈妈总说:那太麻烦了。我只有疑惑只有遗憾。现在想来,当时爸爸在外地工作,妈妈既要照顾我们兄妹三人,又要忙家务,忙地里活,哪有时间啊!
       虽说我盼中秋,盼月饼,但我小时候对甜食一点也不感兴趣,一个月饼也吃不了,特别不爱吃馅里的青红丝,倒是爱吃月饼外面的干面皮。每当打开一包月饼,妈妈就平分给我们兄妹三人。一次我分得两块月饼,我当宝贝似的藏在了橱柜里。等我放学回家去看它们时,竟不见了,急得我哇哇大哭,妈妈赶来给我说明了原委:原来是外爷到家来了,没什么好吃的,妈妈便拿出了我那两块月饼。原来是这样,慢慢地我止住了哭声,妈妈还在不断给我讲道理,道理我全懂,但我总是有些遗憾、不甘心的样子。现在想来,当时多么不懂事啊!
       在我上小学六年级的时候七十八岁的外爷去世了,放学赶到舅舅家,我搂着七十岁的外婆强忍着心中的悲痛一边安慰外婆一边默默地流泪,我多么希望外爷能活过来啊,把我所有好吃好玩的都给他,我都愿意。
       在我刚上大学的那一年,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妈妈也离我而去。霎时,一切童年、少年的美好离我而去,我长大了,我真正长大了,所有的任性与撒娇与我无缘,我必须勇敢坚强地面对生活,我们兄妹三人更团结、更友爱,我们要安慰同样坚强而又脆弱的父亲,没有妈妈的日子我们四人必须好好地活着,必须好好地活下去!
       我大学毕业了,我工作了,我结婚了,我有孩子了,我读研了,无论我长多大,无论我走多远,每年的八月十五前夕我都要给爸爸打电话问月饼的事,问外婆身体还好吗?给外婆送月饼了吗?爸爸的回答让我羡慕,爸爸总是自备面粉、糖等原料去打很多很多的月饼给侄女们吃,我多么希望自己又回到童年,唱着:“八月十五月儿圆,爷爷为我打月饼,月饼圆圆甜又香,一份月饼一份情啊……。”
      2006年6月,九十岁高龄的外婆也离我而去,奶奶去世的早,是外婆一手把我疼大的!说起外婆,这是一个多么温暖的词语;忆起外婆,她是一个多么善良多么慈爱的老人;喊着外婆,这是多么美好的事啊!但外婆,这位从旧社会走来的小脚老人,这位养育了八个子女的伟大母亲,这位见证了我童年梦想、童年欢笑的亲人永远地去了。以后的中秋节我再给爸爸打电话,我还能问候谁去?恍然悟到,其实牵挂本身就是一种幸福。
       又是团圆中秋节,望着天边那轮圆圆的满月,我似乎又望见了昔日亲人们的音容笑貌,又听见了亲人们的欢声笑语,不禁念叨:年年岁岁月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生命的长河是无止境的。过去,我们无法左右;未来,我们无法选择,我们能做的,只有珍惜现在。珍惜与你相伴的家人、亲友,珍惜所有与你同守一轮圆月的有缘人。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下水作文